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心动态

美国残障制度培训暨第七次律师会议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已浏览【】次 文字:【】【】【加入收藏夹

编者按:随着志愿工作的深入,律师们越来越期待学习国外立法的对比研究。例如:美国的残障人是如何工作生活的?他们的受教育状况如何?在制度上与中国有什么不同?带着浓厚的好奇心,律师们第一次听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

 

   2013年427日下午,人民大学法学楼725室,伴随着律师们的陆续到来,人民大学助理教授刘国旗老师开始了关于美国残障制度的培训。

   参加本次活动的律师有:东元律师事务所辛晓君、陈宝鹏律师、易行律师事务所郑环宇律师、京德律师事务所的刘爱明律师、佑天所的马国华律师、浩东律师事务所王海平律师、博圣律师事务所刘琴、庞标律师事务所的庞标律师、汉荣律师事务所的张蕴章律师,会议由佑天律师事务所的范晓红律师主持。

   刘老师先从残障人的法律行为能力做为切入点,引导律师思考如何从平等的视角看待残障人的权利。法律行为能力的核心意义是使一个人成为法律主体,享有权利和义务,作出具有约束力的决定并遵守这些决定。法律能力能让每个人享有个体自由,获取工作,结婚、继承财产等等。同样,有了法律行为能力可以使我们免受其它干扰,比如有时好奇心可能是对残障人一种伤害,所以在美国是不允许问及残障者的残障形成原因的。

      之后刘老师让大家分组讨论案例,参照《美国残疾人法案》,看一些具体问题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比如说盲人可以应聘司机岗位吗?我们在招聘广告上熟视无睹的“身体健康”要求合法吗?企业不提供成本过高的工作场所合理便利是否违反美国的法律规定等等。参会的残障领域研究员、肢体障碍者代表、ADI发展研究所、社科院在读博士等其它参会代表,纷纷加入讨论小组,与律师们一起热议每一个案例。

小组讨论之一

      在讨论中,大家深刻体会到了美国的法律制度与中国的不同之处,比如在美国,雇主不得询问应聘者残疾的现状、种类或严重程度,但可问及申请人执行特定的工作的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胜任工作的能力。对于比较敏感的入职体检要求,美国法律规定工作邀请可以体检结果为决定条件,前提是所有进行类似工作的员工都要求进行检查。雇员的身体检查必须与工作相关并与雇主的业务相一致。而对于合理便利,《美国残疾人法案》规定,如果不对雇主业务运作造成“过大负担”的话,则要求雇主为已知残疾的有资格的申请人或雇员提供合理的调整。“过大负担”是指考虑一些因素,例如雇主企业的规模、财力资源、运作性质与结构,会造成大量负担与费用的行为。

小组讨论之二

ag亚游是真还是假|开户 培训现场,每个小组仅仅讨论了一个小小的案例,却让每个律师都感受到了美国法律对于残障者权利保护的完善。刘老师还从医学模式(强调治疗康复)、福利模式(强调个体的特殊特殊)、社会模式(社会障碍与残疾共同造成了残疾人的问题,解决社会障碍问题后,平等的参与社会)、权利模式(要有平等的机会,不用特殊的保护)的渐进演变,对《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基本理念给律师们做了一个解读,拓宽律师们看待残障问题的国际视角。

    本次培训师刘国旗老师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残障人事业发展项目的研究员。他在2012年获取了哈佛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J.D.)学位,参加了两次特奥会的国际残障人权利会议,主要研究方向在比较宪法和残障人就业法两个方面,目前从事中国残障人就业情况的研究。他活泼开放的教学方法、参与式小组讨论形式也让律师在非常轻松愉快的氛围内完成了半天的培训。

    小组讨论中,律师代表与残障代表因为观点不一致产生的火花,也引起了大家的思考。我们应当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从事志愿工作?我们的“献爱心”与服务群体的需求差距在哪里?如何真正理解“平等”、“尊重”和“不歧视”?如何看待志愿工作的目标和意义?这些都需要大家加以认真思考。

部分参会代表合影

      培训结束后,律师们单独召开了律师会议,表决通过了律师团的名称为“北京残疾人法律服务志愿律师团”,并决议了以无障碍随手拍和残疾人服务机构志愿法律顾问为主的下半年工作计划。

评论
以下是网友对 美国残障制度培训暨第七次律师会议 的评论:
发表评论
大名: